安啦

堆梗吃粮的号💕最近在把空间的oc梗和故事往这里搬(头像是自家女儿爱丽丝小姐♪,背景是自家儿子)

捏的最舒服的一张脸。

『非典型童话(?)DAY,3』魔教教主x无名小卒

是个人都知道魔教教主的大殿里有一块冰镜子,那面冰镜子里封印了魔教教主的灵魂,只要解开了封印,就等于得到了教主的位子。
魔教教主就把那块冰镜子放在大殿中央,也不怕被人解开,就看着各教教徒来试着解开冰镜子的封印。甚至还派人四处传递消息,只要解开封印,就把魔教教主的位子和自己的武功全都传给他。
最开始只是魔教的教徒来试着解开封印,大半个魔教都试过了,也没能把他解开。后来许多正派教徒也来试着解开,一个个都打着“自己若是解开封印就解散魔教,让‘恶’不再存在于大陆上”,但是他们真正的心思谁又知道呢。
许多人试了都无功而返,江湖上开始流传这冰镜子不可能被解开甚至根本没有封印的流言。魔教教主也不恼不怒, 看着来到魔教试着解开封印的人越来越少,只是浅笑但不语。
就算是无人再踏入大殿时,冰镜子也什么变化都没有。魔教教主没放弃,还是正常的歇息、练功,盯着镜子等人来解开封印。
几年后终于有一个背着长剑的正派教徒踏入大殿中试验看能否解开封印。教徒手触上冰镜子的瞬间只见一道白光闪过,然后冰镜子就裂了。
魔教教主愤怒的看着那位教徒,把他打飞了出去。看着冰镜子碎裂的地方干着急也没有办法修复, 又放了消息请各大高手来修复这面冰镜子。
当然,高手来了,很多高手都来,不管干啥的高手都来了,也不知道干啥来的高手也来凑热闹了。 可惜镜子还是没被修复。这下让魔教教主越来越着急,还把镜子换了个位置,放到了自己身边。
冰镜子就那么开了个口子,什么都没变,除了有时候掉下来两颗冰碴子。魔教教主那叫一个心疼啊,派人把冰碴子都收了起来,化成水了也要让会操控水的教徒把那一点点水滴都收起来。
就这么,一年过去。可能是因为裂了个口子,不该化开的冰镜子开始融化缩小, 魔教教主头都快想破了也没办法让冰镜子保持原样,只得用大量的黄金和秘籍来用告示请一个可以把水冻成冰的高手来帮忙延缓冰镜子融化的速度。
十几个揭了榜的高手来到魔教,过了今天又全都拿了黄金和秘籍回去,人们问那些高手魔教教主为什么把他们送回来了他们也不说,就是摇头。人们以为只是要用自己的冰法力一会,还能拿到黄金,于是纷纷去凑热闹讨赏,一个个空手来,然后捧着一堆黄金回去。

-我看到这种好事怎么可能不参与,所以我也去了,好家伙,那殿内接了榜来的高手的队伍都排到外面去了。我来的晚,站在队末足足等了六个时辰,到我天都黑了。我随便用了个自己研发的小法术就把泼在冰镜子上的冰碴子水给好好的冻了回去,冰镜子体积完全增大了一倍。我正准备邀功讨赏,就看见魔教教主一脸猥琐的盯着我,我吓得连忙捂着自己的胸前回盯他。然后就看着他干咳一声说你愿不愿意当我的魔妃。我都吓愣住了,这江湖八卦那么多,也没人说这魔教教主是个断袖啊,不然我怎么可能会去试。当时我极力反抗啊跟魔教教主打的天翻地覆,冰镜子都快震碎了,可惜我武功还是低他几成,被他压在身下。
-哇!那后来呢?
-我就成他魔妃了,我又不傻打不过我肯定要从啊而且还有那么多金银财宝我不从不是傻子吗…

你正跟魔妃在魔教大殿里喝着茶闲聊,就看着魔教教主突然出现在魔妃身后一脸阴沉的盯着他。你脸色一僵,眼神示意魔妃别再说下去了,他却一脸傻样的问你是不是眼睛不舒服。随后就是魔妃被魔教教主扛走回了内殿,你这个来访的外人也被请了出去。

一晃过了十几年。

江湖上是个人都知道,魔教教主等他前世的情人等了几万年。魔教教主那情人死前留下了块自己用法力做的小冰镜子,那镜子没人能修复,曾经去修复镜子的高手都拿冰镜子没法子却都拿了一大堆黄金回去,最后终于找到了那个可以修复镜子的人。魔教教主那情人啊,天生厚脸皮嘴欠还贪便宜,转世投胎也不见改改,最后还是跟上一世一样,被一堆黄金骗了去。不过也好,两世都一样,没变,连他们的爱情也没变。

『黑童话DAY.2』公主x女巫

在孩子们的童话故事里流传着一个关于女巫和王国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王国曾经是一片森林。那片森林里的树木都是紫色的,云朵是红色的,花朵和动物都会说话。 森林里住着一个女巫,她的房子是用糖果做成的,法杖是用森林里的树木做成的,上面还镶嵌着许多红宝石。某一天,森林突然出现了一场巨大的火灾女巫却无能为力,走投无路的她被森林外的一户人家收留。女巫为了感谢他们的救助,将化为灰烬的森林清理干净,建立了一座城堡送给他们。在童话的最后,女巫留下这些便不知所踪,那户人家的男人也成为了国家最初的王,女人成了王后。
不过…这个故事也有另外一个版本,只有住在童话里女巫的糖果屋子附近的居民才知道。
在最初,这里就已经是一个强大的国家。王和王后非常恩爱并受人爱戴。王后诞下第一个公主的时候举国同庆,他们也为他们的女儿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并且希望她在长大以后可以代替他们辅佐下一任王。可惜这位公主生下来就不喜欢这些,她在成年礼之后偷偷离开了国家,去到遥远的东部学习了些稀奇古怪的巫术。学成后归来时,已然二十五岁,王和王后也苍老了许多。她没有选择成为公主的道路,反倒成为了一名奇怪的女巫,这让王和王后有些头疼,但她终归是他们的女儿,也没有说什么。不过,国民们可没见过这种小法术,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王还想继续统治这座国家一定要把女巫给送出去,至少离开这座国家。终究是顶不住这些压力,女巫在王和王后悲伤的注视中离开了国家,在附近的红木森林定居。
-故事也许真的只有这么长,也许还有后半段不被人知。 
-你真的想听下去吗。
……
-好吧。
女巫离开时,恰巧碰见他国的王子和公主来拜访,王子被女巫的美貌所吸引,委托自己的妹妹去结识女巫。公主照着哥哥的委托努力着,终是与女巫成为了要好的朋友。渐渐的,公主开始带着女巫和王子聊天游乐。王子见事成便向女巫提出了结婚的意愿,但立刻被回绝了。王子不甘,便向国王询问森林里的女巫能否许配给他,王和王后正发愁他们的女儿没有伴侣,得知王子有和女儿在一起的意愿便欣然同意了。
在结婚的日子,女巫极力反抗却仍然被带回了国家和王子结了婚。成婚后的女巫性格大变,变得易怒阴沉,拒绝和王子同床。城堡里的人无论谁都进不去女巫的房间,只有公主可以进去。王子托妹妹去把女巫带出来,公主也做到了,哄骗着女巫踏出房间后王子立刻派人把女巫押到自己房间的暗室关了起来。女巫变得越发阴沉,有一天用了巫术破开了暗室的门,当着城堡里的女佣大臣的面把王子的眼睛挖了,舌头也割了下来。最后掳走了公主离开了国家,王和王后知道了此事同时大病不起,悔恨着当时的决定,最终离世。国家也被大臣们接替,推选了新的王。

-你当时为什么要骗我。
-是你说你会去和他们请求让我和王子解除婚约再让我们在一起。
-你明明说了你爱我,你不会背叛我。

孩子们的童谣里有着这么一首禁忌的童谣。
国家外面的红木森林里有一个女巫,女巫的爱人是公主,男人利用了妹妹得到女巫,妹妹也利用女巫得到不死的魔咒,暴怒的女巫诅咒了国家,在爱人的身上施加了不死的魔咒,爱人在沉睡,国家在灭亡,谁还记得女巫的天真,谁还记得那天男人脸上的鲜血,森林里的女巫是多么“恶毒”。

『童话DAY.1』龙x人类

-你说,这世上有龙的存在吗。
-自然是不存在的。
-为什么。
-即使它们存在过或者现在还吊着一口气在这里生活,不可能不被人发现。
-也对,它们不可能不被人发现。
-怎么问起这个?
-没什么,想起了一位故人。
白发青年的嘴角泛起丝丝苦涩,浅金色的眸子注视着头顶的紫色星河。不久又慢慢朝着前方伸出手,五指渐渐握拳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最后伴着一声让旁人也随之哀叹的苦笑松了手,再看掌中什么也没有。 红发少年识趣的没有开口,即使他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只是用那一双紫眼睛注视着旁边的青年。也不知怎的,他突然就用着不是他的声音开了口,眼睛的光芒也暗了下去,头也低低的垂着。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龙吗。
青年转过头呆呆的看着身边的少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划过,哽咽着照着回忆里他曾说过的话回应着。
-我当然,相信,即使我没见过它们,但也许它们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领土和国家。
他期待着,期待着少年能再同回忆里那样嘲笑他傻,相信这些不合实际的东西。但仅仅是一阵清风拂过,再没有回应。他睡着了,倒在草地上,看起来那么安静。
『-你居然也会相信这种不合实际的东西。
-这很不合实际吗。
-龙,听起来就不像真实存在过的生物。
-也许吧。
-干嘛一副受了伤的样子。
-只是觉得,如果他们真的存在,我真想看看它们的样子。
-你真想看?
-嗯
-闭上眼睛。
-嗯?
-按我说的做。
……
-好了,睁开吧。
-噗…这明明就是你用魔法变出来的虚影,我还以为你会突然告诉我你是龙。
-你想太多了,这也算见过了不是吗。
-嗯。』
青年抚着少年的红发,眼底尽是悲伤。
-你骗我。
-我那时根本没闭上眼睛。
-我看见了你本来张开的龙翼和露出的龙角。
-为什么不愿意让我看见呢。
-我知道你没闭眼睛,也知道你不喜欢我隐瞒,但如果这样你能记住我,这样也不错。
少年醒了,坐起身抚着他的脸颊。
-你还是这么傻。
他吻掉了青年眼角的泪珠,像以前一样轻拍着他的背。
-你又骗我。
-我这次可没有,是你以为我什么都忘了。
-全是借口。
-可你没拒绝。
-最讨厌你。
-最喜欢你。

『-陪我看星星吧。
-嗯。』

《对面楼阳台的女孩子》

『我只记得当时那个女孩穿着白裙坐在阳台栅栏上,她面朝房间背对着高楼。我当时刚醒不久,脑子昏昏沉沉的,她拿着手机一手扶着身下的栅栏。我以为她只是吹吹风,就端着咖啡也进了阳台,她看见了我朝我笑了笑,我挥了挥手打招呼。我一直看着她在看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笑得很开心。没过一会她从栅栏上面跳回阳台上,回到房间拿了张写了号码的纸。我下意识搜了一下账号,账号上的头像是只飞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按下了好友申请,我试着发送了几条问好的消息,回复证明那个账号确实是她的。她邀请我去她家做客,我也就答应了。
……
……
我到的时候大门是开着的,轻轻推了一下我就走了进去,房间里面的装饰全部都是黑白的,不带一点其他颜色。我觉得有点压抑便朝着她家的阳台走了过去,阳台门是推拉的。我刚打开门,就看见她坐在栅栏上朝我挥手,身体向后倾。
……
……
那一瞬间吹起了一阵微风,她的白裙飘着,棕色的小皮鞋好好的放在阳台上。那幅画面真的太美又带着说不出的怪异,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坠了下去。』

“警长,你说这是真的吗。”
“什么?”
“报案的女孩家对面根本没有可以看见阳台的楼房,按照她提供的号码也并没有找到任何带有飞鸟头像的账号,她的手机里也并没有和她报案的账号的任何对话记录。”
“嗯,这我都知道。”
“但是警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女孩的长相穿着和她描述的坠落女孩一模一样?”
“你想多了,不用查了,这件案子在这停下吧。”
“但是……”
“按我说的去做吧。”
……
……
“最近隔壁有很多警察出入,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可能是人家的家属是做警察的吧,妈,饭还没好吗?”
“啊马上就好,快去洗手吃饭了。”
“话说妈,我们家隔壁一直是有人住的吗?”
“好像是吧?不是一直住着一个喜欢穿白裙子棕色皮鞋的女孩子吗,看起来年纪跟你也差不多大。”
“是这样吗?”
“是啊,前几天我还看见有警察出入隔壁呢,不过也倒是奇怪了。”
“怎么了妈?”
“自从警察都走了之后,那个女孩子再也没出现过,而且隔壁门旁边都会有棕色的小皮鞋,我还在想是不是她搬家的时候不要了。”
“算了知道那么多干嘛,妈,快把排骨端上来,我快饿死了。”
……
……
消息'
--最近过得还好吗?
--那天我们聊的很愉快,很高兴能交到你这个朋友w
--上次你来过我家以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你来陪我玩嘛,你很喜欢咖啡吗,我这里有很香的咖啡呢^_^

end

(我还是第一次写这样的短篇,期待长评和推荐喜欢😭)

新衣服真好看啊。

动作/不夜侯
背景/武当
服装/音尘远
面饰/惜芳华

新时装真的帅。

p1/2是鹤也。
p3/4/5是桂花酒酿圆子。

我不会捏攻orz
我要bb一句有没有江城子桃源相望的一起玩啊!!